白界昙伦信息门户网>美食>精彩的足球赛,继续“光荣孤立”

精彩的足球赛,继续“光荣孤立”

2020-01-10 12:32:12 795人参与  795条评论

精彩的足球赛,继续“光荣孤立”

精彩的足球赛,6月份,英国的脱欧公投无疑是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在人们概念中铁定的欧盟成员国英国竟然通过全民公决退出了欧盟,不但让各国民众和政府大跌眼镜,同时也带来一系列的冲击,必然深刻改变国际局势。由于公投前各国舆论较为一边倒的支持英国留欧,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更加凸显出内部的深层次问题,值得世人好好琢磨。

欧盟的问题

欧盟全称是欧洲联盟,从名称上就简洁明了,而其内部也是历史上所出现的国家联盟中最发达、最文明、最紧密同时也是最均质的一个。但是即使有上面诸多“最”字,欧盟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其28个成员国有着大小强弱的分别,地位和影响力有着巨大差异。

首先,就如同一个公司一样,创始的股东往往享有更高的地位,他们和增发股票后加入的那些股东是有所不同的。欧盟其实最早的成员只有6个,分别是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后三个国家国小力弱,即使有“原始股”影响力也有限,而意大利始终比欧洲中北部的英法德三国弱上一个档次,因此欧洲联合的核心其实就是法国和德国。

战后欧洲的一件大事就是法德和解,德国不用说,经历了二战的惨败和纳粹统治的污损,在整个国际上都是臭名昭著,迫切需要被世界主要是欧洲邻国原谅,那么和宿敌法国的和解是一切的核心,没有法德何解就没有德国国际地位的正常化。而对于法国来说,二战使其国力大损威望大跌,不要说和美国比,跟当时的英国比也是大大不如,毕竟英国也是二战盟国的三巨头之一。法国想要抬升自己的地位,必须借助于欧洲大陆的力量,因此法德也可以说一拍即合。先是1951年搞了一个欧洲煤钢共同体,创始成员国就是前面说的6个,之后以此为基础搞出了欧洲共同体。一直到1986年之前,又陆续加进来了丹麦、英国、爱尔兰、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六国。至此欧盟的主体搭建完成,12个成员国恰好应对着欧盟旗帜的12颗星(不过这只是巧合,欧盟旗帜是借用了原欧洲理事会的旗,而那个旗上早就是蓝色底加12颗星的图案)。1991年苏联解体,欧盟开始了扩张的步伐,先是1995年瑞典、芬兰和奥地利加入,这3个国家并不属于原苏联东欧集团,而只是东西方阵营之间的中立国,到此为止的15个欧盟成员国都是发达富裕并早就属于西方世界的民主国家。

再往后,就是将原来属于华约集团的那些东欧国家收纳进来,这个过程和北约的东扩相吻合,是西方巩固其冷战胜利成果的关键步骤。第一波扩招的10个国家包括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以及马耳他和塞浦路斯这2个地中海岛国。加上随后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等国,这些都是原先深受苏联影响的东欧较不发达国家,和之前15个成员有显著不同。很显然,老的成员国经济发达、综合国力强,在欧盟中占据主导地位,而老欧洲中又以法德两国为轴心,为欧盟提供主要的经济动力和政治保障。

迄今为止,欧洲国家里除了自己还没乱够的前南斯拉夫地区外,只有北欧的挪威、中欧的瑞士等这少数几个高度发达的国家没参加欧盟,但这也许恰恰是个问题所在,因为涵盖面太大,欧盟内部的“地形”过于崎岖不平。我们都知道一个国家内部发展程度差别越小越好,价值观越接近越好,而在内部落差较大时,则必须有一定的机制让区内的高地和洼地不能太过紧密地绑在一起,要给不同情况的地区提供一定的自主处理问题的弹性空间,才能在较长时间里保持稳固。

这样说似乎有点抽象,我们就从欧元说起,欧元是欧洲联合的最大成就之一,但从一开始,它就是个有缺陷的货币,也就是说欧元区内只有货币政策,却没有相应的财政政策。我们知道比如说中国政府当遇到经济需要提速时,就可能同时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可是当一个欧元区国家遇到类似经济问题时,其政府却只能动用财政政策,因为货币政策的权力在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那里。而欧元作为一个19个国家的共同货币,其货币政策是根据整个欧元区内的情况而定,那么就很可能欧元区内的某个国家正陷于经济衰退而急需采取加大货币投入并以货币贬值刺激经济时,却正好赶上欧元整体坚挺这种尴尬局面。因此本质上欧元是个跛脚的货币,一方面欧洲央行也苦于无法让各国政府完全配合自己的货币政策,可同时它也是实实在在地将欧元区国家的部分国家主权收走了。因此虽然欧盟缔造了欧元,但欧盟和欧元区涵盖区域却是不一致的,前者有28个成员国而后者只有19个,像英国就早早的就退在一边,绝不放弃自己的英镑而加入欧元区。

当然在这里也可以顺便提一下,很多人曾幻想欧元超过乃至替代美元,这显然是根本不可能的,欧元区只有3.3亿人口,比美国的3.2亿多不了多少,但却分为19个发展程度各不相同的国家,其总产值只有约11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60%,同时很显然其在高科技、军事力量、政治地位、自然资源等方面都远逊于美国,而上述财政政策缺陷的软肋也让它不可能过于强势。

除了有问题的欧元,欧盟的核心内容还有一个申根协定,也就是一个内部开放边界的条约,协定内的国家互相之间是可以轻松出入的,这在平时是个好事,欧盟内不同国家间人员可以自由流动迁徙,那么经济好的地区就可以吸收劳动力,而经济差的地区也不用让大量棒劳力闲置,而是可以去发达地区打工赚钱。可是如果遇到乱世的局面就麻烦了,自从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大量来自中东地区的穆斯林难民涌入欧洲,而一旦他们从任何一个欧盟国家比如保加利亚、希腊或者意大利进入,就立即可以在整个欧盟内部畅行无阻,去到任何一个他们想去的欧盟国家,这对于一个国家的政府来说更像一个噩梦。值得注意的是,英国也像拒绝欧元一样,早早的拒绝了申根协定。也就是说,在这次退欧之前,它就是一个只有一只脚踩在欧盟里面的特殊国家。

当然,欧盟的问题远不止这几点,欧盟作为一个超国家的机构,它拿走了各国的部分主权,到底能回馈哪些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都并不是确定无疑的。当欧洲宪法在法国等国家被全民公投所否决时,欧盟无视了这些符合民主程序的结果,而当欧元区发生危机时,欧盟立即违反了自己制定的欧洲宪法而启动救市,欧盟还在毫无节制的制定一系列规定去约束内部各成员国的生活、工作细节,而不管这些国家自己内部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知道,权力都必须是受到约束的,一旦约束不到位,权力自身就会膨胀,欧盟在布鲁塞尔总部的工作人员越来越庞大臃肿,工作效率越来越低,管的事情越来越细,因此需要成员国缴纳的经费也越来越多。综上所述,谁要说欧盟的病灶不是越来越明显,那是很不客观的。

英国的尴尬

说回到英国,首先必须要承认的是,这是一个充满了政治智慧的、老谋深算的资本主义老牌强国。其在13世纪初就诞生了大宪章,成为人类现代民主制度的起点,然后在17世纪就构建了三权分立的成熟君主立宪制民主制度,其整个国家是一个经过高度教化的发达国家。此次公投以后,有些人说英国选民幼稚、愚昧乃至不了解情况,是自身很无知的表现,一句话,不要总把别人当傻瓜。脱欧公投结束后,一个所谓有300万英国人要求重新公投的新闻本身就是伪造的,因为那个投票不是英国人也可以参加,据说实际中真正的连10万都不到,而英国参加公投的人有接近4600万。那么基本可以认为,这次公投反映的就是英国的民意状况,虽然两方的支持率很接近,我们仍然不禁要问,英国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要求退出欧盟——在表面上留在欧盟内部有那么多好处的情况下。

我们知道,大英帝国在19世纪还是世界第一强国,统治着世界海洋,其心态和眼光都和欧洲大陆国家不同,到二战刚结束时其国际地位仍然是超然于欧洲大陆,从开罗会议到雅尔塔会议,大英帝国都是和美国及苏联平起平坐的世界强国。

可是随着战后英国殖民体系的解体,英国的世界级强国地位不再,不可遏制的跌落为一个中等强国,此时急需找到新定位和新道路的英国确定了一个三环战略,也就是大英帝国解体后的残迹英联邦是一环,与美国的特殊盟友关系是一环,那么第三个环自然就是英国和欧洲的联盟了。

这三环战略决定了战后英国外交中的基本特点,首先英国不可能完全扎到欧洲里面去,英国有着超越于欧洲一地的全球战略考虑,这和德国、意大利乃至法国都不同。当年英国在全球留下的殖民地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几个英语发达国家自不必说,这5个英语国家甚至有秘密的情报协定,他们是一个潜在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圈子的一部分,而即使新加坡、南非、印度等国也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国际影响力。

可同时英国又不可能完全脱离欧洲,除了上述的英语国家圈子,欧洲盟国是与英国在文明、文化、发达程度和政治制度最为接近的盟国了,英国的安全和繁荣都有赖于和这些盟国的协作。所以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英国也谋求加入欧盟,但这个时候却出现了这么一个插曲:已经拉住德国并初步构建了欧洲共同体的法国,在戴高乐领导下开始给英国穿小鞋,极力阻挠英国入欧,直到戴高乐下台,英国才成为欧共体成员。从这个事件上也可以看出来,英国从一开始,在欧洲的地位就是有些尴尬的,其综合国力与法德两国基本相当,很多方面还有优势,比如以核力量为核心的军事力量。但英国却不是,也不能是欧洲联合的轴心,它是一个必然的边缘化欧洲核心国家。而这个边缘化很大程度也是英国自己的选择:作为一个历史上几百年里始终坚持光荣孤立,对欧洲大陆采取离岸制衡战略的强国,英国对于欧盟任何会削弱自身主权的行动都充满警惕,当其自身力量衰弱而无法完全胜任离岸制衡与保持欧洲均势的任务时,它就立即拉住大西洋彼岸的新兴英语强权美国来共同实现这一目标。因此对于欧洲国家来说,英国也确实一直是个异类。

因此对于法德来说,欧盟就是其国家利益的外化,是其国家地位和能力的必然的依托,法国就算付出多点,至少获得一个给自己壮门面的欧盟,而德国作为一个工业品出口导向的国家,它得到一个巨大的欧盟内部市场,其得利都是相当巨大的。即使其它国家都跑了,它们也会为欧盟站岗到最后一刻。而英国则不然,欧盟对其只是一个基于现实利益考量的选择,加入欧盟的好处可以计算,让渡的国家权力和付出的代价同样可以权衡,只要不合适的就坚决拒绝。因此我们看到,当欧洲开始捣鼓欧元并最终顶替了法郎、里拉乃至坚挺的德国马克等货币时,英国人坚决攥着手里的英镑不撒手。

得失细评估

其实不管是脱欧还是留欧,显然都不是无理取闹,都有着切实的理由,这显然是毋庸置疑的,问题只在于哪方的道理更充分更合理而已。这次国内的舆论一边倒的支持留欧,而结果却是英国人选择脱欧,显然是哪里出了问题。

留欧的好处是明摆着的,比如作为欧盟成员国所享受到的各种好处,人员在欧盟内的迁徙过境自由,贸易的便利和低关税等。英国加入欧盟后经济上还是得到了不错的发展的,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更多缘于撒切尔开始的英国经济改革,但加入欧盟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而如果脱欧,英国就必须从头开始和欧盟以及世界各国重新签订贸易协定,麻烦是免不了的,和欧盟内部国家做生意的成本也会增加,人员到欧洲的出入境自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方便。从政治上说,毕竟欧盟是一个相当紧密的政治及经济联盟,当它作为一个整体时,其gdp甚至在2015年之前一度超过美国而高居世界第一。虽然2015年因为美国的复苏,美元的坚挺而被重新超过,但这无论如何也是一种国际地位的象征,存留着欧洲最后的荣光。英国退出欧盟,一方面使得欧盟与美国的差距扩大到接近4万亿美元。而另一方面,英国自己不再傍着欧盟这棵大树,而只是一个2.6万亿美元gdp的中等强国,自然就势单力薄了很多,国际影响力会有损失是肯定的。至于其它很多零零碎碎的好处这里就不多说了,英国的留欧派早已经使尽招数把留欧的好处和脱欧的坏处对英国民众做了透彻的解释宣传,但最终英国还是脱欧,说明脱欧派的想法也必然是很有道理的。

首先,脱欧最直接的好处是不用每年给欧盟交会费了,欧盟对其内部国家有诸多的优惠和扶助,但必然存在付出和得到的不对等,很不幸英国就是个常年缴纳的多而得到回报少的国家,像2015年本来要摊派给英国175亿欧元的会费,因为英国反弹比较大还开始闹退欧才减为125亿欧元,这对于一个6000万人口的国家也不能算少了。而与此相反的是,英国在享受来自欧盟的优惠和补贴上一直是二等公民,比如农业方面英国所得甚至不如波兰。有统计表明,入欧以来英国始终以欧盟二等公民的姿态保持着净付出。当然,这还不是主要原因,如果留在欧盟的其它好处更多,英国人相信还是愿意倒贴点钱呆在欧盟内的。

接着我们就继续盘点一下英国人对欧盟的负面意见,前面说了,欧盟已经是一个超国家的机构,剥夺了成员很多权力。对于英国来说,现在其60%的法令是欧盟委员会制定的,而这个委员会的代表没有一个是欧盟各国选举产生的,而只是欧盟的一些技术官僚、政治精英。接着往下看,英国在欧盟内部不能根据自己的情况和外部磋商贸易协议,而只能等着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来定;还有,呆在欧盟内的英国无权管制移民。要知道,人员的双向自由流动得利最大的永远会是较不发达的一方。当然,仅仅是欧盟内部来自不发达地区的打工者问题倒不是太大,现在更直接的问题是,一方面英国因为欧盟的规定而无法自主选择来自北美等外部英语世界的高技术移民,同时却又只能被动接受来自欧盟内部不发达地区的移民乃至难民。相信这几年来自欧洲的极端穆斯林恐怖袭击事件已经让大部分读者麻木了,那么这些恐怖袭击的土壤是什么呢,前不久的新闻里可见端倪,比利时警方在追捕恐怖袭击嫌犯时,布鲁塞尔的穆斯林社区的民众就公然对抗警方,掩护这些恐怖分子。可以预期的是,如果放任各种极端分子混杂在叙利亚难民中不断涌入,那么这个问题就不可能解决,而只会愈演愈烈。而现在由德国和法国主导的欧盟政策在这方面是极度松弛的,加上之前的申根协定,在欧盟现有框架下无法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雪上加霜的是,欧盟管辖下的英国失去了司法独立,英国国会无权反抗来自欧盟的裁决,英国司法部门也无权驱逐那些来自欧盟的犯罪分子。此外,英国企业在欧盟的税收等规则下,也都愈发感到被束缚住了手脚。退欧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欧盟国家的专属经济区是共享的,这必然有些国家得利,有些国家做贡献,而作为岛国兼海洋大国的英国是付出大户,相比之下如波罗的海国家,波兰、罗马尼亚等等很多国家都是得到大于付出的。

说了这么多英国退欧所能重新取回的权益,那么其付出的代价到底怎么评估呢?我们先看政治上,前面我们提到,英国在欧盟里的地位本来就比较尴尬,所获既然不多,那么所失也就有限,世界是公平的。退欧后的英国虽然无法发挥之前美国和欧盟之间桥梁的作用,但是它作为欧洲强国的地位是不会变的,美国也依旧会依仗它来沟通其和欧洲之间的战略联系,毕竟另一个政治军事组织北约还在。而且作为法国之外唯一拥有核武器的欧洲国家,和北约组织内除美国之外军事能力最强的国家,欧洲国家——尤其是对德国和法国都心存疑虑的东欧国家更是会继续看重英国的实力和影响力,因此英国的国际地位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大。

那么经济上呢,很多经贸条款的确需要重新谈,但有数据显示,英国内部与对欧盟贸易有关的工作岗位有300万个,而欧盟内部与英国有关的工作岗位则超过500万个,因此除非欧盟的领导人都是意气用事的人物,宁可和英国斗个两败俱伤,否则英国有充足的余地和欧盟进行相关谈判并基本保护自己的利益。

因此这对于英国来说就成了一个长痛与短痛的问题,短痛,原先粘在一起现在要扯开,自然会痛,但是长远呢,我们必须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英国乃至欧洲所面对的长远问题已经到了必须着手解决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就以移民问题为例,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执着于短期内的大量廉价劳工,以及政治正确下获得的政治收益。但是长远看,这些穆斯林难民不可能与当地欧洲原住民融合,如果土耳其加入欧盟,还会带来更大规模的穆斯林移民潮,而历史一再证明,穆斯林聚居区越大,其独立性就越强,未来这些欧洲国家国内的种族和宗教问题必然越来越尖锐,最终爆发时必然将之前的那点经济收益完全吞噬后还得倒贴,这是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结局。

因此英国的退出欧盟,只是欧盟大变革的一个序曲,是英国为了即将来临的大考验而提早进行的准备,不要去嘲笑英国人放着眼前的利益不拿,看着前面的困难还往前钻,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英国人身处欧盟内部,对其弊端和未来风险是有嗅觉的,历史上英国人以每次战争都站在赢得那一方而著称,现在来看,英国很有可能续写这个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