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界昙伦信息门户网>星座运势>波音ios,深受许世友偏爱,善用计谋取胜的猛将聂凤智

波音ios,深受许世友偏爱,善用计谋取胜的猛将聂凤智

2020-01-09 16:51:04 3358人参与  3358条评论

波音ios,深受许世友偏爱,善用计谋取胜的猛将聂凤智

波音ios,文/张瑞安

聂凤智,原名聂敏,1913年9月生于湖北黄安聂家旁村。幼年丧父,与丧失劳动能力的叔父艰难度日,苦难的生活经历让他对旧社会逐渐产生不满。随着农民运动的兴起,聂凤智参加了黄麻地区的革命斗争。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率部参加莱芜、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以及抗美援朝战争。他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将领,在部队官兵中享有很高声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聂凤智经受残酷战争的磨砺,从“铁胆小鬼”锻造成优秀的红军指战员。

黄麻起义队伍编为红军第11军第31师后,1929年1月,号召广大青年参军,聂凤智积极报名参加红军,由于他年龄小个子也小,体魄又不够强壮,红军连长不肯收他。聂凤智不服气,为了显示自己的决心和能耐,他每天粘着部队,部队走到哪,他跟到哪,而且主动为红军带路、侦察敌情、站岗放哨,他的这股子犟劲和精神打动了连长,称他为“铁胆小鬼”,同意他加入工农红军。1930年4月,第31师改编为红军第1军第1师,聂凤智所在的连队被编为第1师第1团3营7连,他为连勤务员。第1师师长是徐向前,第1团团长是王树声。后来与聂凤智有生死之交的许世友,当时是第1团的一名连长。

1931年1月,鄂豫皖苏区红军第1军与第15军合编为鄂豫皖苏区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11月,鄂豫皖红军再次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聂凤智先后在第12师任排长、连长、政治指导员,随军转战于鄂豫皖地区,先后参加了杨家梁、杨平口、孝感花园、云梦县城、六安新集,以及出击平汉铁路、大战双桥镇和黄安、商潢、苏家埠等战役战斗,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但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不顾敌我实力对比悬殊,采取冒险主义指导,致使对敌作战失利,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根据地向北突围。时值严冬,部队在国民党重兵围堵中,连涉唐河、白河、丹江、汉水等,几次破冰而渡,两次翻越秦岭,一次冒雪翻越大巴山,行军极为艰苦。红四方面军占领川北的南江、通江、巴中等地后,政治部主任张琴秋出任中共南江县委书记,调聂凤智担任特务队队长。不久特务队编入红9军第81团,聂凤智相继担任营长和副团长,不久升任第31军第92师第271团政治委员。

1935年初,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北渡长江,为牵制敌军,令红四方面军西进嘉陵江。聂凤智随部参加了嘉陵江战役。嘉陵江是四川的四大河流之一,江宽水深流急,两岸多是悬崖峭壁,地势非常险要。敌人在西岸沿江构筑了坚固的江防工事。月初,红31军一部第一次渡江,由于准备不足,后续部队与突击部队脱节,强渡计划没有实现。吸取失利教训,第二次渡江前,组织军民赶造木船和便桥,接着,组织指战员进行了紧张的强渡江河训练,学习操船、泅水、演练登陆突破、巩固登陆场和向纵深发展战术。3月28日,战役发起时,聂凤智率271团与其他部队在苍溪以北的鸳溪口强渡成功,一举攻占险要阵地火烧寺,击溃敌1个旅。继而向扼守川陕的战略要地——剑门关挺进,从东侧直夺关口,与从西侧攻占关口的红30军一起发起猛烈进攻,全歼守敌3个团。乘胜追击,迅速控制了北起广元、南至南部约200公里的嘉陵江西岸地区。战役历时24天,歼敌万余人,成功牵制了川军,为中央红军顺利渡江提供了便利。

长征时期,聂凤智在军事上,指挥所部英勇作战,连战连胜;在政治上,旗帜鲜明地拥护党中央、毛泽东的正确决定,深入批判了张国焘的错误路线。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野心膨胀,违抗党中央“北上”方针,命令已过草地北上的部队返回。为打破国民党军的围攻,红四方面军在返回途中发起了天芦山战役,聂凤智率第271团作为主力之一部,迅猛地穿越积雪的夹金山,一举攻占宝兴,继而威逼、攻占芦山。11月16日,攻克百丈镇,打退敌6个旅的反扑。第92师又奉命围攻名山,吸引邛崃方向的援敌出动,第271团和其他部队一起,勇猛搏杀,予敌以重大杀伤,达成战略任务后,奉命撤出百丈阵地。

张国焘指挥红四方面军向人烟稀少的甘肃青海新疆地区发展,兵员、物资补给不足,加上国民党军的不停围堵,红四方面军几乎陷入绝境。1936年7月,红四方面军与红2、6军团会师后,党中央严令张国焘挥师北上,加上朱德、任弼时、贺龙等领导的坚决斗争,张国焘被迫同意与红二方面军(红2、6军团组成)一起北上。此时,聂凤智调至第279团任团长,接到命令后,他率领部队第三次过草地,为把部队完整地带出草地,聂凤智制定了一条规定:团里、营里所有干部的马,都要让给重病号骑,他第一个带头遵守。他的马要么驮送干粮,要么运送伤员。每当看到一些战士饿得走不动了,他就停下来,给上半碗炒面,鼓励他们说:“在我们红军面前,没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相信你一定能走出草地!”

10月,历经千难万险的红军三个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国民党军得知后,调集重兵,予以“围剿”,为避敌锋锐,主力红军向东转移,胡宗南部紧追不舍。第31军奉命在甘肃甜水堡一线阻击并予其重创。11月19日,我第4军和第31军进至古城堡、张天堡一线,继续阻击敌人。聂凤智身先士卒,率部对敌实施反攻,杀伤大量敌人后,奉命向山城堡地区转移。胡宗南部第1军见机独自向山城堡进攻,中革军委前敌指挥部见其孤军深入,决定将红军主力隐蔽集结于山城堡附近。以第31军和第15军为右翼,第1军团为左翼,红二方面军和第4军位于中央,准备歼灭敌人的先头部队。第4军和第31军自甘孜北上以来,5个月未经休整,弹药也十分匮乏,但指战员仍顽强地投入战斗。11月21日,敌第1军第78师进至山城堡,当日下午,我军左右翼部队突然向该敌发起攻击。冲锋号一响,聂凤智率领全团奋勇出击,敌人被红军的勇猛搏杀吓呆了,全线崩溃。此役,全歼敌一个整编旅又两个团,取得了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场胜仗,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

1937年2月,国内和平基本实现,部队开到陕西三原整编,2月底聂凤智所部编入援西军。在此期间,为清算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带来的严重危害,从思想上进一步强化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党中央开展了反对张国焘错误路线的斗争。其实,早在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推行其错误路线时,聂凤智就表示了不满。他说:“我们一心跟党走,跟毛主席走。全党都要服从中央,现在反对毛主席,另立‘中央’,这么搞怎么行呢?”在认真学习党中央《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后,对其错误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大会发言时,他在列举了张国焘推行王明路线搞“左”倾盲动,在强敌进攻面前搞右倾逃跑,假借“肃反”排斥异己,肆意杀害党和红军的优秀干部,悍然分裂党和红军,一再置红四方面军于危险境地而不顾的错误及严重危害后,义正词严地说:“红军应该服从党的绝对领导,四方面军的干部是党的干部,不是张国焘个人的干部。张国焘的错误,应由他个人负责。四方面军回到了党中央的怀抱,我们应该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周围,更加努力地为执行党的正确路线而奋斗!”他的发言受到了“援西军”司令员刘伯承的表扬。直到1955年南京地区授衔时,刘伯承还专门对陈毅说:当时反对张国焘错误路线的斗争,聂凤智是表现最好的3个团级干部之一。

抗战时期,聂凤智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军政素质得到很大提高。善于了解和把握敌情,广泛施计用谋,成为抗日战场上的常胜将军。

抗战全面爆发后,聂凤智很想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系统学习军政理论。但两次申请都没有答复,就自作主张,不告而别。不料被刘伯承“捉”了回来。刘伯承一边批评他“都团级干部了,还这么由着性子来”,一边又为他的好学精神所打动,最终不但同意他上抗大,还发给他8元大洋当路费。入学后,毛泽东讲的军事辩证法,陈昌浩讲的社会科学,萧劲光讲的游击战术让他大开眼界,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聂凤智的军事、政治素质有了很大提高。1937年10月,聂凤智毕业后分配到抗大第二大队任支队长兼教员。

为加强抗大一分校的工作,1940年11月,抗大总校抽调教职员45人组成山东派遣大队奔赴山东沂南,聂凤智任大队长。1941年春,调到胶东抗大第一分校第三支校任校长。此时,日军在“加速南进”的同时,加大了对胶东的“强化治安”。日军山东管区第12军司令官土桥一次中将亲自出马,对胶东连续发起大规模的“春季大扫荡”、“夏季扫荡”,虽“蚕食”了一些地方,但依然遭到胶东抗日军民的顽强抵抗。1942年11月,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亲从北平秘密飞抵烟台,部署对胶东的“冬季拉网大扫荡”,在牙山根据地周围形成一个南北约90公里、东西75公里的“铁桶”包围圈。根据军区统一部署,聂凤智决心先掩护地方党政机关和群众转移,然后率第三支校跳出包围圈。一天早晨开饭时,侦察员报告日军已到10公里外,聂凤智命令:盛了饭的带着饭走,还在锅里的抬着锅走,一分钟也不准耽搁。有人提出:敌人还有10公里呢,吃顿饭用不了几分钟,让大家吃了再走吧。聂凤智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不行!就在大家还未爬上山头时,便看到炮弹纷纷落在刚才开饭的地方,大家嘘声一片,连连称赞他的神机妙算。后来聂凤智给大家解释说:“侦察兵报告还有10公里,他回来报告也得跑10来公里,即使一个快一个慢,敌人也快到跟前了,怎么能不当机立断呢?”

◆1942年冬聂凤智在抗大胶东支校。

在这次突围中,抗大第一分校第三支校基本上未受损失。胶东军区机关赞扬聂凤智的指挥艺术,说他创造了一个奇迹。跳出包围圈后,聂凤智率部队接连袭击烟青公路福山至栖霞段,配合第5旅反“扫荡”,迫使日军不得不在大“扫荡”第一阶段尚未结束,就抽兵5000多人回防,从而打破了冈村宁次的计划。1943年3月,聂凤智调任胶东军区第13团团长。针对日伪军实行的以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他决定集中兵力,寻机歼敌主力。11月,侦察得知,掖县驿道据点的伪军一个连要给小庙后的日军运送给养。聂凤智当即决定在其必经之地沙现村设伏,并亲自指挥第3、第6连完成这一任务。早上6时,当伪军进入伏击圈后,聂凤智一声令下,第6连从东,第3连从西,一个掐头,一个摁尾,冲下去就是一阵猛打。伪军被冲成两段分别朝东、西方向逃跑后,又被第3连、第6连往东全部围歼。整个战斗用时少,收获大,在日伪军占领区内一下子就成建制地消灭伪军1个连,指战员们都非常高兴。有的说:“以前只听说聂校长能打仗,想不到第一次跟聂团长就打了个歼灭战,真是名不虚传!”这以后,聂凤智的拳头越攥越紧,仗也越打越大。1944年初,他们决定攻打国民党军投降派赵保原的重要据点河源西沟。河源西沟是赵保原配合“皇军”封锁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据点,也是赵保原花了大批人力物力构筑起来的坚固据点。据点内有大碉堡10座,互设地道贯通;围寨、壕沟均设双层;外围还有鱼鳞坑、鹿砦、铁丝网等,号称“铁打的河源西沟”。早在准备拔除这颗钉子之前,聂凤智就曾亲自带领干部和战斗骨干,多次分批化装进行过侦察,还向许多修筑工事的民工做过调查。在赵保原强征民工修筑工事时,聂凤智就已派战士化装成普通群众,被“强征”进去了解情况。根据这些情况,他又在艾固山下筑了一道类似河源西沟的系列工事,组织部队进行模拟攻击。

◆抗日战争时期,李新华、刘静海、聂凤智、孙端夫、高锐合影(左起)。

一切都演练成熟后,2月18日战斗发起。这次战斗由聂凤智统一指挥,参战的除第13团外,还有第14团和北海独立团各一个营,及莱东、莱西县大队。正月十六这个日子也是聂凤智精心挑选的。西沟守军团长王子绍为庆贺小儿百日,也想趁机敛钱,请戏班在据点内连唱3天大戏,十六日是3天中的第二天,自然思想最麻痹,守备最松懈。果然,借着唱戏锣鼓的掩护,第4连仅用15分钟就破坏鹿砦、铁丝网,突破两道壕沟和围墙,攻占了一座大碉堡。第7连攻击东南角的大碉堡也顺利成功。第2、第3连也很快攻下围墙上的碉堡各一座。王子绍得报后仓皇组织应战。战至19日拂晓,爆破英雄王克山又一举炸毁守军最后两座碉堡,除王子绍率少数亲信脱逃外,其余悉数被歼。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政治委员林浩较高评价此战:“胶东部队真正对筑垒地域的攻击,就是从河源西沟开始的。”

解放战争时期,聂凤智协助许世友指挥作战,是许世友偏爱的猛将,取得解放战争的一系列胜利,为推翻国民党政府做出了卓越贡献。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对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解放军在各个战场奋起抗击,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

山东是国民党军全面进攻的重点地区,为控制山东的大动脉——胶济铁路,蒋介石令国民党第54军在青岛登陆,在空军和其他部队的配合下,对胶济铁路发起了猖狂进攻,7月12日占领胶县,7月28日,聂凤智抓住战机,对芝兰庄之敌致命一击,迫使第54军缩回胶县两个多月未敢出动。王耀武又增调3个交警总队驻守胶县等地,命令第54军与第8军两军全力对进,限时“打通胶济铁路”。聂凤智率领第5师,在兵力、装备均不足的情况下,与优势国民党军浴血奋战3个多月,作战五六十次。国民党军伤亡1.2万人,才勉强控制了胶济铁路东段。为彻底解决胶东问题,蒋介石急令第46军从海南岛赶赴胶东,接替胶济铁路东段防务,让第54军和第8军全力进攻胶东腹地。同时,王耀武派出飞机、军舰予以配合。聂凤智率领第5师未及休整,便开始了保卫胶东解放区的阻击战,先后在白河庙、平度、粉子山等地,与国民党军激烈作战。11月上旬的粉子山一战,打得李弥哀叹:“我带兵数年,从未遭受如此严重损失。”此后,李弥龟缩掖城、沙河一带,不敢再向东进犯。蒋介石和王耀武妄图在11月15日之前打通烟潍公路并进占烟台、威海的计划完全破产。

1947年初,蒋介石调集19个整编师49个旅30万大军,组成南北两个重兵集团。南线以整编第19军军长欧震率7个整编师又1个未整编师为突击集团,北线以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率3个军为辅助突击集团,南北对进,准备逼解放军主力在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附近与其决战。适应新的形势,胶东军区的主力师、旅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辖第25、26、27师,聂凤智任纵队参谋长兼第25师师长,他协助第9纵队司令员许世友指挥大军在和庄歼灭国民党军第77师,赢得了莱芜战役的重大胜利。许世友是聂凤智的老司令、聂凤智是许世友得意的爱将。1947年8月,聂凤智升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

1948年3月,聂凤智率第9纵队向胶济铁路西段挺进。西段守军是国民党军整编第32师,师部驻周村,部队以周村为中心布防于张店、博山、明水、齐东等地区,总兵力4万余人。聂凤智提出:让第9纵队直接攻打周村,来个“黑虎掏心”。周村号称“天下第一村”,城垣坚固,工事复杂,且守军层层设防,要插到守军中心去打未免太“冒险”,因此,不少人认为不妥。聂凤智解释说:国民党军整编第32师是半年前被刘邓大军聚歼后扩充重建的,战斗力不强,内部关系也一时难以协调;防区方圆百里,兵力分散,间隙大,便于穿插;周村守军只有5个营,由于其处于守备区的腹心,防备心理必然懈怠;另据侦察,除青岛、济南、潍县外,国民党军对其余各点并无死守打算,只要打击有力,也容易使其动摇。所以,奇袭周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但不冒险,取胜的把握反而更大。听了聂凤智的说明,许世友、谭震林都同意他的意见,决定让第9纵队直取周村,来个“中心突破,四面开花”。

◆1948年11月聂凤智与陈士榘在淮海战役前线。

就在第9纵队奔袭周村途中,突然下起暴雨,部队陷入泥泞之中,加上天黑,一夜才行进数里,未能按时赶到作战地域。国民党军第32师得知我军攻打周村的消息后,师长周庆祥一面急电向济南王耀武求援,一面令四周各部火速向周村靠拢。周村守军一下子从3000人激增至1.5万人。情况突变,有人提出周村暂时不能打了,要求让部队立即停止前进。聂凤智不得不停下重新研究。停攻的理由是:国民党军已经察觉,战役已失去突然性;守军兵力增加,我们已不占优势;由于大雨,弹药受潮,火炮跟不上,加上部队疲劳,攻击力已受影响;另外就是兵团曾有指示,如果敌情变化大,第9纵队可以相机行事,不一定攻击。不打,当然是最安全的,理由也十分充足。但聂凤智感到攻取周村对整个战役实在太重要了,要是让周村守军赢得调整部署、加强工事的时间,济南、潍县守军又来支援,就会造成全局的被动。他仔细分析后认为:雨夜攻击,出敌意外,战役的突然性依然存在;守军的兵力虽然增加,但因收缩匆忙,交接混乱,战斗力不一定加强,相反正是一个难得的乘乱取胜的好机会。他决心继续攻击。

为了坚定大家的决心,聂凤智立了“军令状”,并派通信员给各部重新下达攻击命令。3月12日拂晓,解放周村的战斗打响。各部克服种种困难勇猛攻击,很快打开7个突破口。正如聂凤智的判断,直到第9纵队攻入周村,守军还在开会研究部署,安排交接,听到枪炮声立即乱作一团。经18个小时战斗,除师长周庆祥从城墙水洞潜逃外,其余悉数被歼。许世友对周村战斗评价很高,说:“周村一打,战役全局就活了。”兵团乘胜扩大战果,12天结束了胶济铁路西段战役,共歼国民党军3.8万余人。1948年9月,聂凤智率部参加了解放济南的战役,由于战功卓著,第9纵队第25师第73团被中央军委授予“济南第一团”的荣誉称号。1949年2月,第9纵队改编为第27军,聂凤智任军长,随后率部参加了渡江战役。

建国后,聂凤智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指挥中国空军重创美军,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和士气。

朝鲜战争爆发后,为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聂凤智任志愿军空军代司令员。

在朝鲜战场上,美军投入了f-80、f-84、f-86等新型战机,飞行员大多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有的还是“王牌飞行员”,飞行时间一般都在1000小时以上,作战经验丰富。而志愿军主战飞机米格—9和米格—15,作战半径小,续航能力低,且飞行员大多是从东北老航校刚毕业的学员,平均飞行不超过几十个小时,有的还没有放过单飞和飞完基本驾驶课目。显然,双方实力差距很大。9月4日,聂凤智刚到任一个多月,美国空军的又一次大规模空袭开始了。美国空军凭借其优良的飞机性能和出众的飞行技术,出动飞机100多架。志愿军空军16架飞机升空迎战,激战的结果是5:6,美军被击落击伤5架,我军损失6架。从战果看,这应该是一个“平手仗”;而从实战看,这应该是一个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胜仗”,可聂凤智不满意。他认为,中国空军是初创,飞机少,飞行员更是宝贵,而美军是强大的世界“空中霸主”,与美军拼“消耗”是划不来的。他与参战部队一起座谈,诚恳地提出“以部属为师”,求得良策,达到“打一仗,进一步”的目的。从10月份开始,在彭德怀的直接指挥下,聂凤智几乎天天下令所部主动升空参战,结果越打越好,仅12月就击落美军飞机37架、击伤7架,并逐渐总结出了一套在美军看来是“无规律可循”的有陆军游击战特点的非正规对正规的打法。

◆1953年夏,左起:张庆和、吴肃、聂凤智、李树荣在丹东四道沟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指挥所合影。

同年底,艾森豪威尔上台,为尽快结束朝鲜战争,同时在战场上再捞一把以增加谈判筹码,艾森豪威尔下令组织了一场更大规模的陆海空全面出击的进攻,先后出动机群123个、飞机上万架次,号称“空中包围战役”,疯狂轰炸、扫射志愿军的阵地及铁路、桥梁等交通运输设施和后方兵站、基地。聂凤智先后指挥升空飞机4000余架次,以绝对的劣势,一举把美机反击出鸭绿江上空,保卫了朝鲜北部和中国东北边境的重要军事目标,把空中战线向南推到了清川江上空一线,中国空军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聂凤智担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在解放一江山岛作战中,他指挥空军对岛上国民党军实施火力压制,有效地配合了登陆部队的进攻。“文化大革命”中,聂凤智遭到残酷迫害,被关押多年,饱受折磨。1973年得以平反,1977年4月,出任南京军区司令员。1992年4月3日,聂凤智病逝在南京,享年80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